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880000 的博客

马超援

 
 
 

日志

 
 
关于我

从小就喜爱画画,到现在为止约有四十多年之绘画历史和经验。马超援曾在广东省二轻厅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美术工作,有不少舞蹈和体育方面的人物速写和国画作品。70年代在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特区的报刊和杂志上发表。八十年代,返回香港居住,先后在数间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一直到今日。根据一些国内建筑师形容,虽然不知道ma yiuLeung的签名是谁,但他用marker pan绘画的建筑透视图,曾使中南几省的部分建筑设计院行家惊奇。而同时期直到九十年代中,香港大量住宅新楼盘发售的卖楼书透视图的数位绘画者中,马超援是其中的一位。

网易考拉推荐

熊仔鼠  

2011-03-12 17:04:33|  分类: 马超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仔鼠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熊仔鼠女是我的宠物,也是我的朋友。它就是在喝水的时候,也一边双爪子捧着水瓶子又一边斜着眼看人。在鼠的眼晴里人可能像神一样的巨大可畏,所以每逢我走近它的笼边时,总是要合十作揖地朝着我站起来,真是太虔诚太可爱了。小鼠鼠从来都不会让它的小主人(也就是我女儿)抱,除了我是例外的。我时不时地把它轻轻地握在手心里,看着它挤了出来,又躲了进去的身影。那粉红色不断鼓动的小嘴唇,那晶莹的豆豆眼,那圆滚滚高尔夫球般的外观,那毛绒绒身子的温暖,一切一切都那么的有趣,一切一切都这样的美好。我把熊仔鼠鼠凑近自己的眼前,好让自己双目看得更清。鼠鼠也挺爱凑热闹:它不断地把鼻子碰撞我的脸,仔细地研究着我深深的皱纹,粗糙而又都是黑头的皮肤,血丝满布的眼白和像土豆一样脱了毛的头顶。对于这么一个老不死的,我自己都有点儿厌恶,但鼠鼠就毫不介意,在它的眼里八十岁的人类大慨跟十八岁没什么两样吧。看着这只调皮的小东西在手上打滚,我想它可能是在考虑面前巨人那史无前例的大鼻孔,可不可以让它藏进里面躲猫猫吧。

 可是这有趣美妙并不长久,养了两年的鼠鼠渐渐地也像我一样地丢光了头髡,我俩这大小光头凑在一块,女儿见到也感到有趣吧。到了后来,鼠鼠没办法再站起来向我敬拜,我的情绪变得很差,想起前些时,曾把自己吃的咸脆花生给了一个壳给它,是不是那盐份害了鼠鼠呢?天父把一切最好的给人,人却没能力正确地把爱赐给顺靠自己的宠物!终于熊仔鼠咽了最后一口气,它是很安详地伏在箱子里走的,唯有这一点才给了自己良心上的安慰。

昨天晚上看着电视上日本8.9级大地震的新闻片子,看着各大城市火光熊熊,船、汽车、和房屋在海啸的大水中自由行,在自卫队的飞机上NHK拍下来的录像里满街惊慌失措奔逃的人是多么的渺小。圣经中的启示录描绘中的情景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原来不单是熊仔鼠女红颜薄命,人的生命也同样的脆弱,我们应当如何做呢?

我把熊仔鼠鼠的尸体轻轻地放进了自己一个新的潄口盅里,用白纸封了口,上面写着熊仔鼠一路好走,这也算是今天写给地震中逝去的人吧…


熊仔鼠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残花野草



熊仔鼠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怀念熊仔鼠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