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880000 的博客

马超援

 
 
 

日志

 
 
关于我

从小就喜爱画画,到现在为止约有四十多年之绘画历史和经验。马超援曾在广东省二轻厅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美术工作,有不少舞蹈和体育方面的人物速写和国画作品。70年代在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特区的报刊和杂志上发表。八十年代,返回香港居住,先后在数间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一直到今日。根据一些国内建筑师形容,虽然不知道ma yiuLeung的签名是谁,但他用marker pan绘画的建筑透视图,曾使中南几省的部分建筑设计院行家惊奇。而同时期直到九十年代中,香港大量住宅新楼盘发售的卖楼书透视图的数位绘画者中,马超援是其中的一位。

网易考拉推荐

突发事件  

2010-03-19 01:35:14|  分类: 马超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发事件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毛主席就势如破竹地打垮了大批被他视为敌人的革命老前辈,对他的个人祟拜大规模地展开了。

我和父亲受到委托,前往广州一个农业科学研究所献画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一起的大型油画。我们是晚上才到的,马上就受到了单位领导的热情款待,请我们在职工饭堂里吃了顿简单的晚饭。饭堂的职工担心我们吃不饱,一位脸色惨白个子不算高二十岁左右的饭堂姐姐,捧着一个小饭桶走过来问我说:小弟弟还要不要饭?吃完了饭我和父亲帮新认识的朋友,守门ロ的何伯画了幅挺过得去的油画像后就心满意足地回房间里睡觉去了。正当我在梦里拔周公的胡子高兴得很的时候,突然一阵低沉急促的警报声响了起来。我马上穿上长裤冲了出门,见到一位只有三角裤衩的男子大汉,手摇着警报器喊着:出事啦,出事啦往饭堂跑去了。剎那间所有楼房的窗子灯都亮了,人们只穿着最少的布,但拿着最多的武器并跑最快的步,在我前面冲向了饭堂。难道是某派群众组织,或是美帝国主义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分子杀了进来?我心里有点发毛,马上在路边捡了一块砖头跟了上去。

去到饭堂,我好不容易才从密不透风的人群缝隙里挤了进去。厨房里只见到烟雾迷漫,空气中洋溢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前面高高的灶台下,炉子里仍是火光红红的。镬里面灶里面地上都满是稀饭,地上有一颗砸碎了的灯泡,镬旁边打翻了一张小板凳,并还遗留着一只女装的拖鞋  

当顺着大家的眼光往旁边的地上望时,我活像被冰水浇了一般地呆住了:原来躺在地上有一具尸体,正是那在三四个小时前,还揣着小桶子问我这个大饭桶,还添不添饭的那位饭堂姐姐。只见她上衣拉到胸下,长裤褪到盘骨,沾满了稀饭的脸面、手臂和肚子惨白的皮肤被烫出了粉红色彩。听蹲在她身边一位男子说,当班厨房大伯上班时发现这女孩上半身泡在了滚烫的大粥镬里,但还稍有挣孔,大伯马上出了门口喊救命。人们赶到把女孩儿拉出来之后,人已经死了。看着现场的凌乱,很明显是这位勤快的少女,一个人早来上班生了火为食堂煑稀饭的时候,看到镬上空的灯泡烧坏了,马上自告奋勇地站在小板凳上换好了。谁知道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凳子翻了,栽到了大镬里去,爬不起来活活地给煮死了。我哎地一声挤出了人群,悄悄地扔了手里沾满了汗水的砖块头,垂着头跑回宿舍里去。

上面所提到的往事并不是什么所谓的阶级斗争武斗死人事,只是一个突发不幸的惨案。剎那间的交谈,却使我埋在心里几十年今天重新写出来,就当作是对这位不知名的小姐姐一个无声的悼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