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880000 的博客

马超援

 
 
 

日志

 
 
关于我

从小就喜爱画画,到现在为止约有四十多年之绘画历史和经验。马超援曾在广东省二轻厅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美术工作,有不少舞蹈和体育方面的人物速写和国画作品。70年代在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特区的报刊和杂志上发表。八十年代,返回香港居住,先后在数间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一直到今日。根据一些国内建筑师形容,虽然不知道ma yiuLeung的签名是谁,但他用marker pan绘画的建筑透视图,曾使中南几省的部分建筑设计院行家惊奇。而同时期直到九十年代中,香港大量住宅新楼盘发售的卖楼书透视图的数位绘画者中,马超援是其中的一位。

网易考拉推荐

西门口打架  

2010-01-06 01:04:43|  分类: 马超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门口打架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文革进行得如火如筡的时候,广州市已经进入了乱烘烘的状态,但是这时的旗派和地总派红卫兵才刚刚出现,谈不上什么你死我活的对立;抢枪杀人的事情还没有出现,市面上的武斗,只限于市民之间的街头小磨擦而矣。 

有一次我们班上十多个同学感到无聊,大家便聚在一块打算跑到外边去,好好地打出我们红卫兵的革命英雄气慨,目标就是广州市西门口。那儿每个晚上都有很多小市民聚集和闲逛,我们要去那儿挑引他们打架,打赢了,广州人就会知道我们毛主席红卫兵的厉害!

我们这一帮子工人军人干部子弟,围在一起很认真地考虑了每一个的细节。为了免得太着眼会吓跑了阶级敌人,大家一齐把红卫兵的袖章从臂上解了下来,塞进了裤袋里。跟着大家各自把自行车练子、大铜头钩 子皮带、短木掍、铅制短打戒指和其它能作武器的,用外套、报纸或短褂子裹了起来插在裤腰上,雄纠纠气昂昂正式出发了。临走前,帅哥陈和平单把右脚的裤管卷上了两圈,笑着对大家说:“我这样的打扮活像个小流氓,要混到他们那些烂仔的中间去没问题吧?”

我们乘公共汽车进了城,来到了西门口那里宽阔的街道上。在路旁的那些大榕树下,挤满了贼头贼脑踏拖鞋穿小背心短裤的小市民。群众看到了我们这十多位目露凶光留着小平头的人,跨着四方步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马上惊惶地避开了。但过了不多久,那些好事之徒又围成了一个大圆圈,远远地在看着我们野猪般横冲直撞的真人表演。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的目标人物找得到来跟我们较量,大家只能失望地拉大队离开。真是的,我们当时确实很恼火,鼻孔都快冒烟了:那些无用的广州人,贪心怕死、不思长进、烂泥扶不上壁,真为他们感到羞耻,有架都不敢打!“妈xx” 声此起彼落地从我们这些祖国花朵口中喷了出来。实际上我们最气人的不是打不上架,而是那些广州人,不但没当我们这些能征善战毛主席的红卫兵一回事,反而绕着圈圈像在观赏猴子戏,真丢人现眼。

出师无获,我们只能垂头丧气地坐公共汽车往回溜。车上不算挤,但我们大部分人都没位子坐。朱泽南运气好,他在车门旁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去还可以把头和手靠在窗子上吹吹风消消气。车子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一个小站上停了下来后,有几位乘客下了车。车门呯的一声关上时,其中一位青年突然在车外转过身来,抢前了两步靠近公交车门,手一扬,还没等朱泽南明白是怎么回事,拍的一声,一条宽宽的皮带和大铜扣子狠狠地砸到了他的胳膊上。朱泽南大叫一声站了起来,抚着胳臂大声喴着痛。往外望,行凶者早已不见了影儿。我们坐的公共汽车离开了车站,朱泽南没仇可报了,只能光裂着嘴对着我们这些目瞪口呆的同学苦笑:“真是倒霉透顶,那家伙可能是从西门口钓着尾跟着我们。幸亏不是打到脑壳,否则就成了西瓜碎了”。

原来被人打如此痛疼,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情不自禁地也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心有余悸地说:庆幸这场架没打成,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否被人揍成猪头。我们少年人向来冲动爱逞强,以致朱泽南挨了打。这真是应验了广州人一句口头襌:先撩人者打死无寃,活见鬼。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