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880000 的博客

马超援

 
 
 

日志

 
 
关于我

从小就喜爱画画,到现在为止约有四十多年之绘画历史和经验。马超援曾在广东省二轻厅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美术工作,有不少舞蹈和体育方面的人物速写和国画作品。70年代在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特区的报刊和杂志上发表。八十年代,返回香港居住,先后在数间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一直到今日。根据一些国内建筑师形容,虽然不知道ma yiuLeung的签名是谁,但他用marker pan绘画的建筑透视图,曾使中南几省的部分建筑设计院行家惊奇。而同时期直到九十年代中,香港大量住宅新楼盘发售的卖楼书透视图的数位绘画者中,马超援是其中的一位。

网易考拉推荐

马慈航在香江  

2009-07-13 19:47:58|  分类: 爷爷马慈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l938年的十二月底,马慈航避战香江,除了炮火威胁以外,一队队的日本军人挨家挨户的搜查和捉人,家人多次经历了危险。

有一次,逐家逐户地入屋搜查,缉捕抗日分子,收缴散落民间的枪械,抓男丁拉夫做苦力和寻找女子作慰安妇。当时,画家马慈航一家人从湾仔大街市防空洞里出来,改居住于轩尼诗道四层石屎唐楼地下躲避战火,当日军逐屋搜查时,马慈航临危计生,心知日本人迷信,祟尚神道和观音,因而布置了门半开(意迎日军进屋搜查),厅中墙壁上挂了自己画的四条屏观音中国画的立轴,躬候日本军人的来临。

果然不出所料,听到叽哩咕噜的日本话从远而近,气势汹汹手持刺刀长枪挥舞短枪的日军冲入了我家,他们的人数约有5~6人。这支小分队进来抬头看见墙上那四屏观音像时,满脸的凶相马上变作发红、尴尬,最后回复了严肃。他们脱去了军帽,低头致敬三鞠躬,抬起头来再凝视观音良久,其中大慨一个是头目的,与其他日军咕噜咕噜地说了几句,便与躲在床底的马慈航表示歉意,回过头便离开了我们家。

日本军人搜查时,我们一家九口:父亲马慈航及众兄弟妹妹们都在床板下,较小的弟弟和母亲冯绯霞抱作一团躲在最靠里的角落,不敢瞧一瞧。我那时年约12~13,在缝隙里看到了这全过程。当日军离开了我家良久,大家才从床板底下爬出来,关好门户,轻声讲及此惊心动魄的场面,只能相顾苦笑,暂时放下了心头中的一块大石。

父亲马次航口述


   马慈航在香江 - 老马识途 - ma880000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