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880000 的博客

马超援

 
 
 

日志

 
 
关于我

从小就喜爱画画,到现在为止约有四十多年之绘画历史和经验。马超援曾在广东省二轻厅工艺美术研究所从事美术工作,有不少舞蹈和体育方面的人物速写和国画作品。70年代在广东省、广州市和深圳特区的报刊和杂志上发表。八十年代,返回香港居住,先后在数间建筑师事务所工作一直到今日。根据一些国内建筑师形容,虽然不知道ma yiuLeung的签名是谁,但他用marker pan绘画的建筑透视图,曾使中南几省的部分建筑设计院行家惊奇。而同时期直到九十年代中,香港大量住宅新楼盘发售的卖楼书透视图的数位绘画者中,马超援是其中的一位。

网易考拉推荐

火车的回忆  

2009-11-29 11:45:23|  分类: 马超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的回忆 - 马超援 - ma880000 的博客

回想起在广州外国语学校念书的时候,我常常跟着同班同学林寿衍一起到广州铁路机务段去看火车。车头的种类很多,特别是那些从苏联、美国进口的,往往被红卫兵改名为什么“反修型”、“反帝型”……等等, 林寿衍都讲得头头是道。不过我当时心里就觉得改名这事不太好,可是又不好说出来:就是如果将来我国也有先进的火车头生产并出口,但被那些不友好的国家改名为“反华型”那就太不该了。我们还尝试爬上铁道边一个45度倾斜的石砌护土坡,林寿衍个子比我小,他很容易就上到了坡顶。我这个大块头就卡在了石坡的中间,看着坡下火车呜呜而过,心底里一下子发慌,呆住了不上不下地差点下不来。

后来我们到了广州机务段去学工,首先学的是用锤子。但是不论自己是如何的小心,锤子总是打不着中间握着的钢凿,下下都老是往拳头上砸,一天下来手都肿得猪蹄子差不多了。

时间长了,在林寿衍的协助下,我们跟火车司机混熟了,就在工作时间溜出了车间攀上了车头学铲煤我会半悬着身子拉着扶手站在车头铁梯上。冒着迎面扑来的风我张开了手,学电影扮铁道游击队,那可真是再好玩不过了。可是有一次当车头在叉道口换轨道行走时,猛烈的颠簸差点使我甩了出去,那情景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真是少年不知死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